·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网站地图 ·会员中心 ·取回密码·  精彩推荐,不容错过。
您现在的位置: 十堰市郧阳中学欢迎您 >> 学校频道 >> 教师频道 >> 教育文摘 >> 正文 今天是:
北大、清华、人大附中校长论课改
北大、清华、人大附中校长论课改
作者:转载    文章来源:转载自中国教育报9月4日第5版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0-7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创新型人才培养应是教学改革的出发点

    ■刘彭芝

    在推进素质教育、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大环境下,人大附中一直在思考如何改革和创新课堂教学。思来想去,我觉得摆在第一位的,还是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。自学,既是自己学习,更是自主学习。自己学习好理解,自主学习,是指在自己学习中有独立的思考。人的一生,从小学到博士,最长在校跟着老师学习的时间是二十二年,由此可见,人的学习,绝大部分时间是自学。今天,传统意义上的文盲已经消亡;今后,文盲这个词,或许指的就是那些离开学校后不能通过自学来更新知识的人。进一步讲,即使是听老师讲,也要加入自己的思考。因此,自学,才是学习的常态,才是学习的核心。有创新能力、出创新成果的人,肯定是自学能力强的人。中学培养创新人才,最重要的就是向内下功夫,激发学生自学的兴趣、增强学生自学的自觉、培养学生自学的习惯、提高学生自学的能力。这一点,过去很多人认识不够,现在应该大加强调、反复强调。

    问题意识与创新思维

    提高教学质量,必须注重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。问题是时代的声音。学问学问,学必须与问连在一起,而且“问”是学问的发动机。人类社会就是在不断地发现问题、回答问题、解决问题中进步的。创新人才,首先是善于发现问题的人才,而且是善于在众多问题中发现核心问题的人才。阿基米德在浴缸里想出“阿基米德定律”、牛顿在苹果树下悟到“万有引力”,他们都是发现问题、思考问题、解答问题的高手。自然科学如此,社会科学也不例外。马克思、恩格斯对全人类的不朽贡献,就是发现了资本主义的根本问题,并为解决这个根本问题找到了正确答案。因此,所有创新人才都是“问题中人”,没有问题,就没有创新。发现并解决了小问题,便成就了小创新;发现并解决了大问题,便成就了大创新。中学培养创新人才,一定要鼓励学生善于发现问题、敢于提出问题,一定要培养学生在回答问题、解决问题过程中的专心致志、锲而不舍。问题意识,是创新人才培养的一把“金钥匙”。“人生为一大事来”,这一大事,或许就是发现并解决一个问题吧。

    独立精神与协同精神

    教育在鼓励学生独立思考的同时,要高度重视培养学生的协同精神。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,越来越重视系统性和协调性。为适应这种变化,科学研究和各种创新也越来越体现出协同性。今天,无论国内外,几乎每一项大的创新都不可能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,而是一个团队在联合攻关。阿波罗计划可以说是国家团队在攻关,人类基因组计划已是国际团队在攻关了。最近,美国白宫宣布启动“推进创新神经技术脑研究计划”。奥巴马在2O13年初的国情咨文中表示,这项计划将让科学达到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。这项计划又是一个国际团队联合攻关的大计划。协同创新已成为当代创新的主要形式,也是创新能最终成功、产生巨大效益的根本保证。中学培养创新人才,必须认清这种趋势,顺应这种趋势,从娃娃抓起,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。对中国的创新人才教育来说,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还有其特殊意义。现在的中学生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,团队精神先天不足,更需要后天培养。有没有团队精神,愿不愿意、善不善于协同创新,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国创新人才培养的质量。

    动脑能力与动手能力

    教育要提倡培养学生的动手习惯。七十年前,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大力倡导动脑与动手并重;十年前,人大附中开设了许多让学生动手的劳技课,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。这两年,这个问题讲得少了,所以今天我要重新提出来。动手,首先是劳动,劳动光荣,是我们最基本的价值观。学校里的动手类选修课,作为一种理论联系实际,作为一种知识运用,也是一切创造创新的活水源头。动手类选修课,还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和协同能力。动手类选修课,也是让学生放松身心,増加学习趣味的重要途径。现在的独生子女,容易出现坐而论道、眼高手低的毛病,让他们参加动手类的选修课,也算是对症下药。总之,培养学生的动手习惯,具有多方面的综合效应,我们绝不能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快乐学习才能回归教育本原

    在今年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中小学生的减负再一次成为热门话题,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要求给学生减负的呼声很高。作为一线校长,我十分赞成减负,人大附中这几年也一直在做减负努力,只有减负,让学生快乐地学习,才能回归教育本原,真正按教育规律办学。作为创新人才教育研究会的会长,我更是真切地懂得,培养创新型人才,必须与减负同步;不减负,难以培养出创新型人才。我甚至认为,何止是学生要减负,像人大附中这样的优质学校要减负,校长要减负,教师也要减负。现在的问题是,学校、校长、教师、学生的负担都很重,压力都很大,大家捆绑在一起,白天黑夜连轴转,都很苦。减负问题是典型的知易行难,减负绝不仅仅是学校的事,只要高考的指挥棒还在,只要社会心理对教育的预期居高不下,减负很难有大的进展,现状也很难有大的改观。这样说,绝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,恰恰相反,作为一线教育工作者,作为一所优质示范学校,我们应该知难而上、迎难而上,从我做起,从现在做起,从具体的事情做起,争取有所作为,有大的作为。

    目前,我们在减负上最能有所作为的空间,就是在教学内容、教学方式上不断有所改进、有所创新,通过改进和创新,提高教学质量,提高教学效率。过去两堂课讲完的,用新的教育方式一堂课就讲完了,过去两小时学会的东西,用新的学习方式一小时就学会了,负担自然就减轻许多。因此,就学校而言,就现实条件而言,目前减负的根本出路,就在于教学内容教学方式的改革创新。负担减轻了,身体才会放松,心境才会空灵,工作才会从容。身体放松了,心境空灵了,工作从容了,我们才会有时间读书学习、加油充电,深入思考一些大问题;身体放松了、心境空灵了、工作从容了,我们才会生发出更多更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。在宽松的环境从容工作,这是我的教育理想,相信也是大家的教育理想。(作者系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)

必须让学生有更多选择权

    ■王铮

    我的地盘我做主 提升自我认知度

    北大附中正在做一件事,就是把更大空间和更多活动还给学生。校内的图书馆、咖啡厅,都是学生自主去组织竞标、经营、承包。我们有一个想法,就是把学校里的一些资源尽可能让学生更好地管理和利用起来,变成他们在校园里面就可以事先去实践以后走向社会要做的事。有的时候,学校也千方百计地让学生到校外去实践。现在社会媒体的影响越来越大,我们鼓励学生自己创办媒体,自己在学校里面产生舆论影响力。

    在培养目标上,北大附中希望培养学生的领导力。领导力,不一定非要做领导,它更多强调的是在思想、行动等方面对别人能产生影响,起到作用。比如有的学生很有亲和力,别人愿意跟他在一起,他就有领导力;如果学生的想法能被别人采纳,他就有领导力,并不一定是非得有什么样的职位。现在学校没有设置学生会,因为学校实行单元结构,而且各单元已经自治了。如果要做成一个学校的活动,单元自治会,联合起来就可以做一项活动,也可以发邀请做一项活动。学生的组织、管理、发展和教育,都是以自主为特征,我们强调的是自我认识,即通过自我认识去自省、自信。

    鼓励自主教育 倡导独立精神

    我认为最好的教育就是一种关于后果的教育,不在于教育者说多少,而在于让学生主动去做,让他去接受坎坷和失败,让他体验,这就是一种自主教育。北大附中对学生相对是比较放手的。如果到学校去看便会发现,学生没有那么“规矩”,也不像有些学校那样有整齐划一的形式,学生的活动除了以单元为主之外,其它的各种社团活动都是学生自愿参加的,学校里的海报非常丰富,学生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参加。

    学生在选择的过程当中,难免有人做出非常多的选择,结果忙不过来,便会产生一种后果,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学会自我调整。在学校这个空间里面,就是要给学生一种常识,一种体验,以后走出学校才能够面对更大的失误、更大的挫折,才能够具有更多的独立能力。

    构建多元组织结构 营造开放教育环境

    北大附中的组织建构是多元开放的。北大附中设置不同学院,对应着不同的发展方向、不同的管理和课程模式来进行。

    国家新课程里面有8个领域,其中4个领域跟高考有关系,那就是语言(包括语文和英语)、数学、理化生、社科政史地。这4个领域和跟高考紧密相关,还有4个领域即艺术、体育、技术、综合实践活动,它们跟高考不相关。因此,学校把课程分为两类,一类叫做学科类的课程,一类叫做活动类的课程。活动类的课程显然不是用考试和课堂讲授的方式来进行的。这两套课堂建设的模式和体系所包含的评价都不一样。活动类课程更多地引入校外的资源,比如跟中央戏剧学院、北京舞蹈学院、北京电子学院等院校签约合作,邀请他们为学校开一些课程。这个中心不归属到任何学院,它给学校提供丰富的公共选修课,并拥有独立的建设和评价机制。

    北大附中高中部有一个行知学院,它直接对应高考。从课程上来说,在高三是拿不到学分的,因为高三现在基本上都是在复习,复习的课程都是高一、高二学过的,都是已经拿过学分的了。因此把高三年级叫预科部,它是为上大学做准备的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学院,元培学院和博雅学院,高一、高二、高三是打通的,高三也要学习新的课程。元培学院的课程学得更深入,跟大学里的有些课程可以衔接,为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打基础。博雅学院培养的是要出国的学生,出国的学生不用参加第三年的高考和复习,可以把他的课程排得更丰富一些,课程体系跟其他学院不一样,评价体系也是不一样的。北大附中将它变成了实验自己课程的一个非常好的地方,也就是说不在高考的模式下,课程到底怎么建设。以前博雅学院的人数很少,现在逐渐增加,而行知学院原来的人很多,现在逐渐减少。也许发展一番之后,博雅学院会由一个边缘化的学院变成学校的主流。到那个时候,它的课程建设、发展模式就会越来越成熟,以后可能发展成学校一个重要的方向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就是中外合作办学项目,现在叫做道尔顿学院,我们在里面更直接、更充分地使用道尔顿的模式来组织学习活动。教学上以课程建设为中心,学生发展上以其自主发展为核心。

    北大附中在学校的建设上形成一种多元、开放的模式。多元,是指有不同的发展方向、不同的管理模式、不同的课程模式,并通过不同的学院设置来形成。开放,就是更多地整合校外和社会上的资源,来变成学校的教育资源。所以,学校管理的包容性和丰富性越大,就可以吸纳更多的资源进入。(作者系北京大学附属中学校长)

内外兼修为教育创造更好环境

    ■王殿军

    清华附中的办学有两个着眼点:第一,在现有政策和环境的框架下,在不影响学生升学甚至还能够提高成绩的情况下,我们能够做什么。第二,如果觉得空间有些小了,那么我们在争取空间上还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我希望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推动和促使我们国家基础教育的改革,虽然这有点异想天开,但是我觉得如果做教育的人没有一点点浪漫和理想的话,或者按现在时兴的说法,没有一点梦的话可能也做不好教育。我们要推动整个教育体制做出一些改变,至少能够充分建言献策。长期以来,由于受到教育体制、高校招生制度等方面的制约,基础教育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。尤其是高中阶段,在拔尖创新人才培养上,本应该可以大有作为,而现在培养的质量却令人担忧,许多矛盾也比较突出。

    我们是基础教育领域的工作者,培养好自己的学生应该是校长的主要职责和任务,其次还应该有使命感和责任感。但是许多时候,影响我们办学和培养学生的阻碍因素,往往不是来自学校内部,而来自于外部。外部的消极力量影响到了内部的发展,让我们不能放开手脚去做那些应该做的、符合规律的事,因此我们不仅要立足学校内部谋发展,还要关注学校外部谋改革。我们要为办学和人才培养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和体制保障,共同为基础教育创造一个有希望的明天。

    在基础教育方面,如果要改变现状的话,有三个层面需要关注:一个是宏观层面,一个是学校整体层面,另外一个就是教师和课堂的层面。

    宏观的层面,目前国家规划纲要里对中学教育提出了非常详实的要求。但是纲要距离现实还有相当大的距离。另外,高中的教育定位到底是什么?高中应该是教育的一个独立阶段,它既承上又启下,可是现在关于它的定位不太准确。此外,社会各个层面对学校的评价说法不一,老百姓会说这个中学好,专家会说那个中学好,教育行政部门又说另外一个好。大家天天埋头办教育,却不明白什么样的中学才是好中学。

    高中学校就应该走多样化、有特色的道路。高中教育如同一个赛场,有的学校是跳高冠军,有的是跳远冠军,还有的是举重冠军,他们不相上下,各有千秋,才能共同造就一个良好的教育生态。

    宏观层面,我认为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,就是高校选拔学生的机制不合理。高校和中学是培养人才的两个重要衔接点,这种选拔机制直接左右了中学的生态方式和培养模式。大家常使用这样一个比喻:选拔机制好比拿着指挥棒的交警,中学好比是开车的司机,司机只能规规矩矩地听从指挥,否则便会被罚款扣分。

    另外,高中的办学自主性,也是左右现在高中人才培养的重要因素。从学校这个层面看,首先是定位,即你这个学校定在什么位置上。我认为,对学校的定位最好是分层。譬如清华附中对各个专业方向细分,有的学生想多学点数学,有的想多学点物理,这其中便存在差别,学校要充分满足学生的需求。无论是定位和管理,还是校园文化特色,学校的培养目标都要一清二楚。此外还要建立一个自己的课程体系,虽然校本课程20%的比重不算大,但是也大有文章可做。另外80%的国家课程可以稍微变一点花样,探索怎么改编、调整能够更进一步提高效率、培养能力。要让教师工作充满挑战性,健全师资队伍建设,完善学生培养教育教学的组织形式。特别是充分利用大学及其校外教育资源。我们的中学在这点上做的不足,大家总是想关起校门来解决所有教育的问题,结果往往事倍功半。中学里的好多事情,如果没有其他学校的帮助,没有大学的帮助,没有社会的帮助,是难以顺利完成的。

    从学校的基本情况来讲,学校更是在课堂组织形式、教师的教学方式、学生的学习方式方面大有可为。我们的基础教育改革在上中下三个层次上都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

    我们要创新改革什么呢?我觉得一个是要有利于人才的培养,第二个是满足学生发展需求,第三个是不耽误学生的机遇。

    我们的基本思路是要照顾全体学生,但是要用多元的培养模式,就是说不同的学生要用不同的模式培养,因人而宜,努力做到因材施教。第二个要建立学科分流与自主选择相结合的分类机制,在学生培养方面一定要照顾他们的兴趣和潜力。(作者系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)

文章录入:校办    责任编辑:校办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